远-尊尊最可爱了ớ ₃ờ

尊厨 KFanClan
当下:K 尊中心偏尊受,初心礼尊。

本质强强互攻党;cp可拆可逆;杂食。

吃阿尊相关所有cp清水向及尊右肉;几乎可以淡定跳过尊左肉只看情节,几乎。

有任何冒犯直接告诉我即可,将视情况改之(^^)v

关于尊的一些片段,暂时不想整理了XD

0518 也许等堆多了可以串起来写篇结构相对完整的???

04.09 尊的成长
04.07
04.06
2018.04.02

对尊及其cp的一些分析的片段堆积(未完)
个人向 
个人算尊厨吧
(总觉得厨这个字翻得很神奇OTZ

过年那时候才被安利了k。都18年了,k一期是12年末了。那年的冬季番。
看完之后,直觉告诉我我最喜欢尊。
然后逻辑开始行动,寻找一切支持这个结论的论据。
断断续续补k小说漫画官方各种周边,也跑去贴吧lofter去翻k的同人产出,以及大家对k的分析。
其实现在也没都补完。(越挖越发现东西越多QAQ)
于是以下言论做不到全面。以及仅代表本人当时看法。

*
关于k石板世界观

作为尊厨,我真的异常讨厌石板及石板世界观。 (0507 00:28)

这就是个渣渣!

k是二战后架空吧,日本怎么在美帝眼皮子底下发展石板异能的?就算发展成功了吧,必然有异象的啊。异能者到处跑,这必须得被各国重视啊。再退一步,就算之前各国没发现(所谓国家安全机构都干嘛去了),迦倶都事件(1999)里表现出的破坏力都媲美核弹了,美苏中英啥的就没人过来查看吗?假如按现实苏联解体了的话,俄罗斯也很强的啊。难道日本用我有核弹搪塞回去了?核弹爆炸有辐射的好吧。

很好,k石板世界观不具备可操作性,于是我们愉快地抛弃它吧~

*

「原作提供人物和关系,同人挖掘人性和羁绊。」很喜欢。(出处似乎已经删了?还是po主删号了?)

k的人物塑造非常漂亮。
各自的悲剧更添吸引力。

顺便,觉得mikoto三个音节对尊一个音节很奇怪啊,所以喊mikoto翻成中文觉得阿尊更合适诶。

*

尊的成长(无cp倾向)

自幼父母双亡,由祖父抚养长大,但也在他少年(高中前?)就去世了,(似乎跟祖父感情也不是很深的样子?)之后就相当于独居状态。气势很凶,没人敢靠近,又被找喳但都胜利了,“猛兽尊”的名号愈传愈响亮。

所以在高一遇到穗波老师和出云之前,祖父去世之后,这段时间他一直是一个人的,没人教他在这个社会上生存所需要的知识。他大概也意识到这点,也会在街头游荡观察。从他深夜遇到出云提醒有人跟踪这点应该可以推断阿尊是较为经常地在外面吧。虽然只是想找架打也说不定。

有种说法是人12、13岁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发育(我再找找具体资料),注意力逐渐从家庭/父母转到同龄人身上,性格慢慢定型。

drama里尊说自己是少数几个完全不怕宗像的人,听的时候还在想“怕”这个字有点奇怪。然后看赤之王国,就想到这是不是少年时的经历给阿尊留下的深刻痕迹呢?

穗波老师大概是除亲人外第一个不怕他的人吧。所以对穗波有极高的容忍度,有困难也毫不犹豫地去帮助她。

出云是第二个,不怕死地用扫帚戳熟睡的他,所以才会在那天深夜对提醒出云有人跟踪。但也没有很多感情,于是只是在稍远处看向出云,正在出神的出云被惊醒后应该也能很快察觉到周围动静。但出云完全没注意就直接跟上了阿尊,所以才走了一段路突然出声有人跟踪。后面出云要他离开,才留下打架。

多多良是第三个。冲进亭子里,完全没认出来他就是猛兽尊,很自来熟地跟他搭话。之后讨债的人来追也是主动跳出来不希望牵连到阿尊,然后才出手的。

说起来阿尊跟出云和多多良相识相交都有相对固定的模式:对方被找喳—不希望牵连自己—自己出手。这跟他的个人性格是有很大关系的吧。总要由打架来推动之类的?

回到成长这个话题,我认为,不怕尊的这三个人对阿尊的成长起了很大作用。大概是逐渐让他了解常识了解家这个概念吧。穗波承担了温柔唠叨又有些严厉的“母亲”角色;出云是亦兄亦父,会陪他玩也包容下他一切,更偏向“父亲”;多多良是贪玩开朗需要保护的“弟弟”。

从红之记忆提到的玩捉鬼游戏结果很认真撞破了出云的头、胆子游戏就直愣愣冲进海里、被发现偷窥穗波老师也完全没有男女不同的自觉,应该都是高中时代的事,可以推断这时候阿尊是没有很多常识的。

而毕业后被唠叨着于是找了份保镖工作,也没出很大乱子;因三人而聚集起来的一众少年,寥寥三句话就鼓舞起了士气。这是阿尊的成长。

阿尊成王后就搬进了homra酒吧,是不是也有视这里为家、在这里心情更平静更能压制暴走的意思?(因为真的是在家里会觉得心里会平静很多也不对就心理更健康的感觉?)

之前提到过性格在少年时期会基本定型,之后可能会有小变化,但基调不会变。但也有可能遭遇重大变故而性情大变。我以为尊是个极其自我的人,但被石板选中于他而言是极大变化,他骨子里的基本性格虽然没有大变,但终究是有改变的。

sidered里穗波住进来就乖乖到仓库睡;红之记忆里提到安娜想连他洗澡时候都要拍被他丢出去。这也是阿尊的成长。可以看到阿尊更成熟了。这里是因为年龄到了的自然变化还是因石板而发生的剧烈变化?

之前就是,但之后的自毁欲望愈发膨胀。
他愈发压制。

可能阿尊自己没想太多,他只是随所处环境的变化而改变。他自己没觉得很疼,但出云多多良也一定心疼,所以包容他的任性,搅乱他的自抑。(我也很疼啊QAQ说好的不虐呢?)

tbc

*

成王前后(0424 01:54)

我认为周防成王前跟成王后状态完全不一样。
有点成王前阿尊成王后周防的感觉。
力量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成王前,阿尊觉得这世界拥挤到异常烦躁,会通过暴力释放一部分。但这时候阿尊的力量远没有成王后强大,他可以将这力量控制得非常好。这股力量完全受他所控。
但成王后,力量变得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同时,他也失去了对这股力量的完全控制。而这时候他已经有了想保护的人,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这是亲近之人;而对无关的人,阿尊也不是想毁灭世界的类型,并不想他们因自己而受害。
阿尊对这世界的烦躁分毫未减甚至还因为这被赋予的力量而增加了很多。他要时刻担心不受控制的野兽跑出来吞噬掉他所看重和不那么看重的一切。
所以他开始做噩梦。梦到烧毁的城市。梦到可以肆意舒展力量的荒原。梦到烧毁的自己。
所以阿尊成王后就搬进了homra,我以为这是有借助把homra当作家、借助家的气息稍稍平复戾气的意思。
我觉得阿尊升入高中遇到三人后有了很大的成长。那时候阿尊已经孑然一身。我以为这三个人物隐约对应了唠叨严厉母亲、亦兄亦父、活泼弱小弟弟的角色。所以homra隐约有了家的意味,有一定程度上的安抚作用。

成王前和成王后,homra/赤组都是周防的束缚,他心甘情愿接受下来担在肩头的责任。为什么称之为束缚?因为那约束他不要自毁。为什么可以成为束缚?因为有感情,正是这份情感安抚了他,以至于可以成为他的束缚。不管成王前还是成王后,阿尊都有足够的力量能扔掉这份束缚,但他并没有。(按阿尊的性格,如果不喜欢的话他绝对会扔掉这束缚的。)(其实束缚也是我们局外人的说法吧。阿尊他大概并不认为这是束缚。)

没有石板,就算没有宗像,这份安抚也足以让阿尊比较自由地活下去了。
但被石板赋予了力量,这份安抚能起的作用就很小了,甚至成为他的恐惧源之一。虽然宗像对他的安抚作用超乎想象地大,但注意,遇到宗像时阿尊大概已经处在半毁状态了。两年抵不过三年。(07年10月赤王觉醒;10年夏青王觉醒;12年12月周防坠剑。)
双王间尚处暧昧的关系并不能成功安抚失去一部分并且也不想再继续被石板力量所掌控下去的周防。


强行不接受CP刀的自我说服

关于阿尊的cp,我个人认为如果伴侣在,阿尊是绝对不会坠剑的。

他可以丢下作为朋友的出云和某种程度上可视为养女的安娜,可以丢下追随他的吠舞罗,但绝不会丢下已经确定关系的伴侣的。
阿尊是很任性,任性到丢下大家一走了之。

但他也是温柔的。
出云一向成熟稳重,他走后会伤心但也不会一蹶不振,还是会好好活下去。(有点被洗脑觉得出云会微笑送大家离开然后转身守着永远不改名字的酒吧。太虐了QAQ)(不行我洗不白阿尊了QAQ)(阿尊会想得到出云会怎样吗?或者说他考虑到了那种情况却依旧走向毁灭呢?多多良死后他实在撑不下去了,所以就算想到出云的可能结果也无法停下了。)阿尊走后,出云大概是最痛最伤最不容易走出来的人吧。不过出云还有家人的说。

安娜小公主会被大家好好守护着的,宗像在的S4也不会再做出伤害安娜的事。安娜还有穗波。
吠舞罗大概会解散,但也不会伤心到走不出来的地步。阿尊对吠舞罗的留恋大概是最少的了,对比起出云和安娜。
宗像的话,周防大概认为那家伙不太需要操心吧,一向是个让人放心的人呢。(双王初心怎么能放下礼司不写呢)

但是,如果阿尊有了个确定关系的恋人/伴侣,并且ta还活着,阿尊是绝不可能丢下ta独自毁灭的。

阿尊辣么温柔!

所以,我就自顾自地认为,如果是原作向阿尊CP的话,绝对不会出现坠剑悲剧的!(当然多多良这个我暂时无解orz)

但石板世界观能给阿尊这个机会吗?就算是伴侣阿尊是不是也只能延缓坠剑时间呢?可能只是不会在杀死无色之后就毁灭吧?

阿尊也是看到过石板的。他会没有毁掉石板的想法吗?还是说没有足够动力去实现?伴侣能成为这个动力吗?二期里也是国常路大觉死后才有石板被毁的。也提到过青王比起他还是太稚嫩了。

*

一波尊吹

在k的众多人物里,阿尊大概是最通透同时又最自由最任性的了。直觉系动物总能抓住重点呢。不过阿尊又不单纯是传统意义上的直觉系单细胞生物。直觉已经帮他做出了最佳判断,而阿尊懒得用逻辑找出论据。但非要找的话阿尊是可以想到,而直觉系单细胞动物是怎么也想不到的。

礼司和出云也很通透。

礼司,我不懂礼司qaq大概是遵循自己心中的大义一直走下去的人吧。路上可能有动摇有迟疑有改变但会一直走下去。大概。他会把自己整理得很好。

出云也很看得很清楚,但太过自抑了,把一切压到最深处,表面却不露声色,任由伤口流血也不管。我很心疼他。

但我更憧憬阿尊。

他很自由很任性,耀眼到决绝,让人心折。我很憧憬他,想成为这样的人。不过单从习性(?)上来看,我还是跟室长更像吧(刨去大义),虽然也懒散但做不到阿尊那种程度吧。将一切压制在懒散外表下,而最终也不太多遗憾地地选择死亡。
绿战士说阿尊是让男人特别是男生憧憬的男人。我也还算少年啊不青年吧,还是个天真的乐观主义者(大概),就很喜欢阿尊的这个性格。

以及,阿尊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
草莓牛奶很可爱,睡一下午连铃声都听不到很可爱,被扫把戳很多下才醒,被找茬也懒得探究,提醒还算不上熟悉的出云被人跟踪好可爱,怕被警察找麻烦于是先硬生生被攻击然后才还手,然后对出云说明这个原因的样子也好可爱。
很有积蓄但还是被念叨着于是就去工作,被屏蔽感知依旧凭借强大直觉躲过攻击有点疑惑的样子很帅也很可爱
......(还可以把之后一切都列出来orz)
总之超可爱!

(顺便上床关系的话我偏向阿尊受不管cp是谁。
(以及发现似乎出云厨写尊出礼出,也是偏向出云受。
(所以是不是大家喜欢谁就想让ta受???(没有数据支持仅为个人未经证实的想法啦)

尊与K里各人物的相性分析——尊哥的翅膀

周防尊与宗像礼司

在k石板世界,双王是必然的官配和必然的悲剧。

我私心以为一季里阿尊已经确定自己对礼司的感情,但预见到自己毁灭结局所以没有说破,但还是忍不住在言行上有些许流露:比如24小时,比如drama里的各种撩和各种宠。相席后半段,阿尊略显笨拙地安慰,礼司一开始语气轻快地以“hai”作答,到最后那句也被震了一下呢。

而礼司只是有模糊的感觉,在之后才慢慢确定,但那时候阿尊已经不在了唔。

13话那里阿尊是既想礼司能记住他,又不想礼司真正明白后难过吧,真是矛盾的心情。但还是自私占了上风么,阿尊真是任性。但想想他都快死了嘛。

若没有坠剑悲剧的话,按原作发展,我认为是周防会先主动对宗像示爱。

周防尊与草薙出云,与十束多多良

原作向的话,除非没有石板没有宗像才有可能,或者在遇到宗像前就已经确定关系。

周防成王前三人的生活也非常美好呢~

AU的话,就很好玩啦~

周防尊与八田美咲,与伏见猿比古

原作向的话,就算没有石板没有宗像也是没可能的啦。

双王、赤组大三角、伏八双箭头均无解。

AU的话,也是很好玩呢~

想到伏见小刀时有个糟糕的脑洞,想让伏见在阿尊身上划刀子QAQ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