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尊尊最可爱了ớ ₃ờ

尊厨 KFanClan
当下:K 尊中心偏尊受,初心礼尊。

本质强强互攻党;cp可拆可逆;杂食。

吃阿尊相关所有cp清水向及尊右肉;几乎可以淡定跳过尊左肉只看情节,几乎。

有任何冒犯直接告诉我即可,将视情况改之(^^)v

请允许我,诚实地披露我的赞美与异议。

Never-never Land @酒馆 的读后感。

夹杂大量私货,以及过度解读。有赞美有苛刻,若有冒犯请允许我的道歉与视情况修改。(shenmegui


*** 

奇奇怪怪的分析视角

这次的叙事角度超惊艳的!后现代不随随便便写,一写就超带感的啊!

娓娓道来自己脑中世界的感觉超级喜欢,于是这段评论稍微模仿了下,大概是过度解读了。也加了很多画外音2333


***

喜欢这个标题——永无乡。


彼得潘的永无乡。

“我”(创作者)的永无乡。

尊和礼的永无乡。


(创作者的视角,娓娓道来自己的创作/妄想世界。)

打开文档,开启“我”漫无边际的妄想。是的,这就是“我”的妄想世界。“我”将向你细细展示它。

最初的,那两团极端对立又极端融合的意识。

(太极图的阴阳鱼。白鱼黑眼,黑鱼白眼,是为阳中有阴,阴中有阳。)

是的,是他们。

“我”想“我”有必要先向你描述“我”妄想世界中实体化的他们。


———画风突变———

这里太帅了!!!我超喜欢写尊哥的这段!!!太他喵的帅了!!!句句隐喻戳爆心窝沸腾血液的帅!!!句子节奏也超喜欢!!!我实在无法再用自己匮乏的修辞来概括了,这段真的道尽了周防“王”的气场!

然后,写礼的这段,感觉比写尊的那段略逊一筹。具体说的话,(我不知道为什么于是只是猜测)可能代词有点点乱?“同时它也很危险”这里节奏稍微有点点乱?没有表现出宗像与周防站在同一高度的特质?

周防很“王”,那么宗像必然也要很“王”。我是这么想的。微妙地有点这里的宗像略微比周防低了一头的感觉。

———突变结束—加这个似乎有点奇怪不加了—以括号吧—


这是个故事,只有人物的东西不是故事。

(“我”说我不是上帝,但描述场景的感觉,很有那种“神说要有光,于是这世界有了光”的感觉,读起来超带感!实在喜欢这种特别的描述手法。)

“于是……我写到……”


(以周防的烟做开端,太妙了!!!!)

“双唇寂寞”的周防,草莓牛奶不适合这里,那么是烟了。点燃那瞬的火星,也铺展开他们脚下的舞台。

这舞台在虚空,是的,虚空。这是“我”的妄想世界,它不存在于现实,所以必然是虚空。

城市,烟,天空,雪,孤岛。

不,这布景还不够,“我”还需要一株花木。

夹竹桃。

是的。

在这蕴含致命毒素的夹竹桃旁,他们亲吻,“交换香烟代替交换戒指”。

(这段有那种浩大神圣的感觉,很带感。婚礼后是洞房,多么圆润的逻辑!)


但“我”还不想那么快就到那里。“我”总想让你们多了解一下他们,“我”眼中的他们。

原本四手四脚的古人被神分割开来,于是后来的人们苦苦寻觅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相遇的那瞬,似乎整个世界都因此重新拥有了意义。

但生命总是易逝,他们的永无乡啊,该在哪里呢?

(这段的描写很喜欢啊。不,应该说几乎所有的描写都很喜欢,这种独特感觉的语词和句子,超级带感的。)

(对周防少年时代的“黯淡而冗长”的表述不太认同,我的具体看法放这里应该不太合适。但确实,这样的描述很符合这篇文的主题。)

(向死似乎一直是周防最大的渴望。我个人一直秉承尊重他人意愿的想法,也想过如果我真的病到某种地步,法律允许的话我真的会选择安乐死。但在周防这里,我迟疑了,他真的向死吗?这是不是只是个官方强加的设定?他追寻的,只是能让他沸腾起来或者浇熄他心里一直叫嚣着的焦躁的东西吧?死亡可以,所以他向死。宗像可以,所以相遇后,那株夹竹桃开始抽芽生长。)


(车,不做评论QAQ)


已经枯萎蜷曲的暗锈色玫瑰。那原本是多么艳烈盛放的金黄啊。

都说生存是低级欲望,可它是每个人不可避免去追逐的欲望。人们渴望不朽,但可朽的生命才能称之为生命。

人性正因此而闪闪发光。


“‘我’关上了灯。”

他们在“我”创造的永无乡里安眠。

他们在“我”的创作世界永恒。

***分析结束


稍微尝试一下新的评论风格(???(但我果然还是写不来意识流,于是加了超级多私货2333抱歉(稍微删了些但可能还是很多

文字依旧很独特很喜欢,实在词穷无法找出合适的词语来表达这种感觉。

我很喜欢文里对尊和礼cp的总结式描写,好喜欢开头那段对立面的描写,还有后面“唯二的星团……遥相对望”,带着自身强烈特点的同时也有对方的特质,那是冰与火的交融。(那样大段大段的描述超喜欢的!!!


然后是一小点个人意见。我总觉得文里还是把礼描写得有点弱了。

“周防很‘王’,那么宗像必然也要很‘王’。”我在上面那段分析里是这么写的。这篇里极大突出了周防,于是虽然有尊和礼对等这样的总结式表述,但在具体描述上,在怎么描述、怎么表现出他们这样的关系上,他们失衡了,周防“吃掉”了宗像。周防太过突出,以致于为了表现出他,而让宗像为此让步,于是给了我“比起‘王’,礼更像尊的附庸”这样的感觉。

(补:原来是这样哇,大篇幅描写尊的“爱欲”从何而来,几乎没有提到礼的“爱欲”从何而来。)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