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换个号啾

[K] [吠舞罗&尊中心] 二三当家不在的日常

* 或名王与他的“后宫”

* 妖族AU,文明进程混乱(大概是修真文明+科技文明)

* 无cp,没确定恋爱关系的都不算cp,大概

* (猫猫)尊,吠舞罗日常


1

Homra驻地,周防卧室。

“king!我跟草薙哥要去御柱塔,Homra这边就拜托你啦!” 

“啊?好。”

 

2

云中飞舟。

“喂,十束你真的觉得尊他能看好那群小家伙吗?” 

“安啦安啦,有king在不会出大乱子的啦,再说我们的结界也很厉害呀。”

“麻烦的话不要乱说啊,你不还有点言灵那边的血脉吗?” 

“啊哈哈,那个传到我这代已经很稀薄了,基本没起过作用啦。” 

“你这么说我怎么更担心了……” 

 

3

Homra驻地,周防卧室。

周防大猫半睁开眼,思忖了下十束的嘱托,慢吞吞从睡成一团的爪子和尾巴上挪开前爪,拍开非时院出品的赤王定制终端看了眼时间:七点三十四分。他摊开身子打了个哈欠,跳下床,迈步到浴室洗漱。

八点整,清理一新的周防走出卧室。他已化作人形,头发湿漉漉散下来,嘴里叼着盒草莓牛奶,就算凭他灵力修为早已不需靠进食补充消耗也依旧抵抗不了这甜美饮料的诱惑。至于为什么又是非时院出品,嘛,可能是他那掌管财政的吠舞罗二当家对草莓牛奶的消失速度非常无奈,而非时院一向不吝对同盟者提供低价商品的缘故。

  

4

Homra驻地,大厅。

几只幼崽发现了走进来的周防尊:

“尊,早安!”

“尊哥早啊!”

“尊哥早。”

“早。”周防应了声,把空掉的牛奶盒丢进门边的垃圾桶,“你们在干什么?”

厅侧的炉子上冒着八田橙红色的本命丹火,一只装满白色紫色金色不明物的平底锅样式的器具飘在上面,正散发出奇妙气味。

“在做炒饭!”元气满满的橙发少年挥舞着终端一脸兴奋,“从美食版块上看来的新做法,加上红豆泥似乎会很好吃呢。”

“明明看起来就很恐怖了,”艾利克吐槽,“而且那种混杂在一起的不明物只有你才觉得好吃吧。”

“你小子怎么敢这么说?!!!”

安娜勇敢地挖了一勺放进嘴里,皱起了脸:“美咲,这个味道有点奇怪。”

“那家伙就算了,安娜你为什么?!”被艾利克搞得火大的八田心情有点低落,又不死心地问道,“尊哥呢?”

“……加油干。” 

“好嘞!”得到了赤王爱的鼓励,消沉的八咫乌也满血复活了呢。可是,你家尊哥根本尝都没尝吧。

 

5

Homra驻地。

午时,阳光温暖灿烂,正是幼崽们吸收日月精华的最佳时机之一。

“走了走了!”八田美咲兴冲冲跑起来,跑着跑着就变成了原形。他身上有着极少的三足金乌血脉,Secpter4的研究数据表示,幼崽时期多多吐纳太阳精气修炼会视比例提高成年后三足金乌的觉醒几率万分之一到万分之十不等。虽说吠舞罗现在以走兽一族的猫科居多,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混杂飞禽类血脉的成员还蛮厉害的。不过也不是很奇怪,从远古到现在,各种族间通婚繁衍,谁身上不混个十来种血脉呢。

“八田哥还是一如既往的积极呢。”镰本力夫感叹道。

“小山,我们也走吧!”赤城翔平招呼着他的幼驯染坂东三郎太。

“我还是喜欢晚上……”夜行属性的艾利克更钟意清凉的月亮精气。

藤岛幸助揉揉他脑袋:“还是只幼崽呢。”

“你比我大不了多少啊喂!”

“在太阳下舒展身姿的时候到了!”

“你这个宣言听起来有点恶心。”

“只比我们大几个月,十束哥就已经觉醒了,好羡慕啊!”

“十束哥是迷音鸟吧,觉醒了很合适的血脉呢。”

“尊也一起去。”安娜攥住周防衣角,眼睛里盛满期待。

两双有着同样鲜明猫瞳特征的眼对视五秒,周防“嗯”了一声,转身朝道场方向走去。安娜抓住他特意垂下来的右手,抿嘴笑了笑,跟上周防慢悠悠的步子。

6

Homra驻地,花圃。

只要是呈现显性猫科体征的幼崽,不管他们身上还混杂了多少种其他或强或弱的血脉,都抗拒不了专属天性带来的诱惑。比如逗猫棒,再比如喜闻乐见的猫薄荷。当然,这类杀伤力巨大的“武器”早已被德累斯顿政府“管控”起来,能在市面流通的商品不仅价格高得离谱,还都必须打上“猫薄荷-幼崽需在监护者看顾下谨慎使用”之类的标签。

不过鉴于猫薄荷并不具有成瘾性且几乎只对幼崽有效,这简直是恶作剧神物嘛。认识周防后不久,十束就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片草叶,偷偷跟草薙商量要怎么偷袭他。周防一无所知般吃下混有猫薄荷的饭团后——“什么嘛,king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猫薄荷对尊没什么作用啊。”——所以十束坚持周防更像狮子也不无道理*。

不久前,Homra辟了一块儿地当花圃,十束兴致勃勃地从黑市上买了种子来种,说要让吠舞罗的猫科幼崽们体验体验。草薙很是头痛,他却笑眯眯回道:“安啦安啦,草薙哥不觉得幼崽们吸起猫薄荷的样子很好玩吗?可惜对king没效果啊。”

猫薄荷长得很快,抽芽、长叶,没几个月就汹涌蔓延了一大片绿色。今天草薙十束都不在,周防又被安娜拖住,吠舞罗众决定去一探究竟。

“千岁哥不去吗?又不是猫科不会被影响的。镰本哥也来吧。”

“哈哈,我可是好奇很久了。”

“八田你该不会吓到了吧。”

“你小子对我意见很大啊我说。”

“八田哥你才知道吗?”

一旁的坂东瑟瑟发抖,出羽面露无奈,藤岛试图压下雀跃。

7

云中飞舟。

“呼,即使是很短的时间,跟那位会面也很有压迫感啊。”

“毕竟是跟king同一战力的存在。”

“这次还是无功而返啊,虽然尊他还能压制,可也撑不了多久了吧。”

“抱歉……”

“嗯?不……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8

Homra驻地。

周防大猫卧在飞舟降落坪斜对着的那片山坡上,后腿收在两侧撑起流畅有力的鼓胀肌肉,下巴枕在交叠的前爪上,合眼收敛起素有的烦躁暴戾,一身火红皮毛在余晖中显得格外温暖。旁边横七竖八倒着大大小小毛色不同物种不同的幼崽们,一派岁月静好——

个鬼啊!!!

“该说幸好你们学乖了没在屋里面发疯嘛?把外面弄得这么乱七八糟也不可原谅啊!尊你把头转过去是几个意思?幼崽们胡闹你也跟着添乱是吧?给我乖乖向土地道歉啊岂可修!把十束你种的猫薄荷通通清掉啊!……”

“啊哈哈哈草薙哥好恐怖。不过,安娜,king他也被猫薄荷影响了吗?”

“嗯,有一点。”

注:

* 有种说法是猫薄荷对狮子几乎没有影响。

* 周防草薙十束的种族根据“鸟儿迁徙,猛兽云隐,树还在等待”。

一点世界观补充:

* 基本是通用修真/洪荒设定+科技文明设定。

* 妖族在成年后身体能承受时会觉醒某种血脉从而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也有危急关头强制觉醒的情形,这种的后果视情况决定,比如周防强制觉醒是在成年前结果血脉有严重缺陷。

* 来自已觉醒妖族的力量种子能让其在幼崽时期也获得比没有力量种子的同族更强的力量。

* 目前吠舞罗众只有大三角已经觉醒,千岁出羽虽然跟十束同岁但小了好几个月所以依旧是幼崽。

* 伏见已经离开吠舞罗所以这里没有出场。
————————————

最后的碎碎念:

想写甜甜萌萌小段子然而……为什么多了很多设定啊摔。

大概是:想看猫猫尊→好久都没有新粮QAQ→饿疯了开始动笔→要猫猫尊合情合理出现→妖族AU→要草莓牛奶合情合理出现→再加上科技文明设定→这还是小段子吗?可能是吧?

我想看萌萌哒猫猫尊啊为什么尊的戏份这么少!(虽然每小节都直接间接出场了就是吧。)

我他喵还写着写着就发了个刀,尊哥我对不起你QAQ

尝试了一下群像,但看来还是把握不太好吠舞罗众的性格

关于排版……lofter它有排版吗???????

bug欢迎指出

还有惯例(???)求投喂(✪ω✪)

写的都是想看的啊,“种粮得粮种肉得肉”只是个美妙的幻想吗QAQ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