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尊尊最可爱了ớ ₃ờ

尊厨 KFanClan
当下:K 尊中心偏尊受,初心礼尊。

本质强强互攻党;cp可拆可逆;杂食。

吃阿尊相关所有cp清水向及尊右肉;几乎可以淡定跳过尊左肉只看情节,几乎。

有任何冒犯直接告诉我即可,将视情况改之(^^)v

[K] [双王] 独舞(一)

警告:

重要角色死亡注意!!!

重要角色死亡注意!!!

重要角色死亡注意!!!

K双王,清水,互攻/无差

有一点点出→尊

架空,年龄设定遵循原作

文笔渣人物OOC可能注意



1

那家伙把大义挂在嘴边,他从来嗤之以鼻,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宗像会被这东西害死。


死得其所?笑话,他是周防尊,无血无骨无灰的周防尊,所谓大义在他这里从不起作用。迦具都说的没错,他们就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混混,以血还血的信条刻入骨髓刻入生命,没谁改得了。


况且他唯一的强效镇定剂被彻彻底底地毁了,那群腐朽至极的议员,死个把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像他们这些小人物,悄无声息死在异国他乡落雪的街头。没什么的。死那么几个勾结黑旗的渣滓又有什么关系呢?正正好,空出金字塔尖寥寥无几的位置好给人爬上去。那些政客,他们巴不得都换成自己人呢。呵。


非时院表示会为他抹清痕迹,艾斯登的死因会是什么恐怖组织袭击抑或仇家报复。他们似乎找好了替罪羊。他不在乎,他只要罪魁祸首的命。他本来就没多少在意的东西。而宗像死后,几乎一切都变得不再那么重要。


迂腐。死得其所。愚蠢。他混乱地想。可那家伙的最后还是牢牢盘踞在他脑海。下落的雪,冷掉的温度,从他怀抱里溜走的生命,他恍然觉得似曾相识,梦里的场景颠倒了角色变为现实。他发抖,从胸腔里滚出来困兽的咆哮,心脏像被挖去大半,空落落的,又迅速被愤怒和痛苦填满。





他们当时在班夫度假。刚完成项委托,对方难缠得紧,费了他们一个多月时间。有次周防干脆想崩了委托人的脑袋,又生生忍下。宗像那副依旧游刃有余的样子看得他火大。不管怎么说,得到这份情报后,他们距目标又近了一步。之后迦具都打发他们俩休息段日子。“听说艾伯塔不错嘛。”宗像笑得轻巧。“啊,跟你挺配的。”所以他们换了伪装去了班夫。



那是个初冬的午后,小镇飘起了雪花,不大,他们从落脚的费尔蒙城堡酒店出来,一路朝着露易丝湖走。时临圣诞,街头节日气息浓厚。立在街边的圣诞树上挂满大大小小的装饰物,约两人高的缤纷色糖果手杖靠在橱窗边,游览马车驶过,洒下串孩童的笑语。


宗像那家伙又在滔滔不绝,周防只想着酒店的温泉不错。直到尖锐的破空声传来,子弹破开宗像胸膛绽出朵艳丽血花。


事发得突然,谁都没有准备。该死,他低声咒骂,一边迅速抽出随身的格洛克上膛警戒,一边拽过宗像躲到街边停着的皮卡后权作掩体。


“宗像,你怎么样?”刚才几乎是硬拖他过去的,那家伙绝对伤得不轻。


“抱歉啊……周防……”回答他的却是虚弱至极渐趋于无的声音。他扭头看去,宗像已闭了眼,胸前的血变了颜色。


剧毒?这他妈什么鬼?他简直要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知道他们在班夫的人并不多,出入境的信息一律是假证。处心积虑要干掉他俩的人是有那么几个,但不算多,也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狙杀。


他握紧拳头又慢慢松开,克制住自己仔细聆听,只有路人的惊呼和杂乱逃开的脚步声,对方再没什么动静。目标明确的狙击手吗?该死。


枪响之后,路人游客四散逃开,应该有人打了911或者RCMP电话。他现在可没时间跟这些黄帽子纠缠。周防破开皮卡的车窗暴力开门,又抱过宗像塞到副驾驶座里,恶狠狠启动发动机开出班夫镇。





2

清脆风铃声响过后,他最先注意到那火红颜色的发,彼时已是深夜,男人推门进来,裹挟一身风尘,还兀自带着黑夜的肃杀气息。


那人径自走到吧台前坐下。


“欢迎光临!请问客人要点什么?”


“……Turkey,Double。”他略微愣了下,为这略显古怪的要求。男人有把好嗓子,那种动起情来能让人为他发狂的嗓子,懒懒的,沉而哑,带着掩不住的疲倦,和微不可察的死气。


受了伤的漂亮大猫。


该死的撩人,他想。


“客人请!”他放下两只注满酒液的杯子。


男人接过一只,却并不急着喝,只拿在手中慢慢摇晃,深琥珀色的液体在玻璃杯子里搅出小小的漩涡。


“草薙出云是吗?听说你是这里最好的情报商?”男人突然开口。


他四平八稳地笑:“不敢当不敢当,大家抬爱罢了。阁下可是……?”


“周防尊。搭线联系过你。”


草薙清楚男人的来意,干他们这行的,摸不清形势的向来活不长,而这七年来他一直活得好好的。男人是道上有名的雇佣兵,一开始只他一个人,实力强悍,名头也不小,后来出现了个蓝头发的搭档,没两年就稳稳站定那个所谓雇佣兵排行榜前十。有人说他们俩跟之前的迦具都羽张有些像,他的情报则显示他们的联系比旁人想得更深。两个月前,周防跟搭档接了个任务,现在回来的却只有他一个。草薙知道周防要什么。


“请随我来。”


周防大口灌下酒液,丢下空空如也的酒杯,跟草薙转入吧台侧门。





里面是个比酒吧里明亮十倍的拥挤空间,白炽灯的光打得很足,边角却影影绰绰给人不舒服的压抑感。


草薙从门左边的文件柜里拿出一份资料夹丢给周防:“资料都在这里了。但艾斯登只是个小角色,关于他背后的人,抱歉,我无能为力。”


“我知道,麻烦了。”他跟宗像查了一年多,刚摸到点头绪就被狠狠地“警告”了。呵,算上迦具都,两次挑的人选都很准嘛。“装备呢?”


“M16改装,.308。20发弹匣。双脚架……”草薙打开桌上的箱子,一一展示。


“好,”他打断对方的话。“尾款稍后付上。”


真是,急性子啊。草薙想,脸上依旧笑眯眯的:“承蒙惠顾了。”





3

那天,他带宗像驱车赶向卡尔加里城。从前的情报线基本算是全断掉了,他得找个新的、没被黑旗渗透的。


半道上非时院的直升机拦住了他,跳下来的兔子冷冰冰开口,要走宗像的身体做什么见鬼的尸检。


直升机重新飞起,丢下他跟证件和车子。他知道自己没什么更好的选择,可还是压不住气。


五年前宗像突然离开,一家人也随之音讯全无。十九岁的他凭着股少年初出茅庐毫无道理的自信,辗转找上已经半残的迦具都,那人挂着古怪的笑容收下了他。一年前宗像带着跟他不相上下的身手突然出现,丢给他一个大单子跟他搭档时,周防就隐约猜到了什么。现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和无能为力的痛苦再次袭来,而二十四岁的他成长更多,目的也明确更多。


他是被激怒的兽,红了眼要干掉一切拦路的敌人。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 「独舞」源于 Megalo Box 13话9分勇利的「我一个人无法起舞」

————————————————

赶上了六月的尾巴XD

看完一期总集篇的小段子补完产物

不知道在写什么,总之尊尊超好,我写不及他万分之一

bug欢迎指出

顺便弱弱继续求投喂哇呜


* 07.15

伽俱都 --> 迦具都

部分词句

* 8.13

补充名字(最初灵感?)来源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