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换个号啾

[K] [双王] 独舞(二)

警告:

重要角色已死亡注意

我流人物解读注意

K双王,清水,互攻/无差

架空,年龄设定遵循原作

前篇:[K] [双王] 独舞(一)

1

北半球冬季的白昼总是异常短暂,每每太阳刚挂起没多久就又消失在地平线上。在圣塔拉这座小城更是如此,下午五点刚过就算黄昏了。日落那头的云彩被染了色,从这小小阳台望去,那方昏黄暗红的天空莫名带了点血色的凄厉意味。

周防尊沉默地立在阳台上,皱着眉,叼着他万年不变的红万。青烟袅袅,隐约画出个心的形状。他嗤笑一声,掐灭烟,又抽出纸巾仔细包好,攥在手里转身进了屋。

他暂时落脚在某座公寓楼的六层,房主远游已久,周防从另一位中间人手上拿到钥匙并入住。这是间标准的三室一厅,打扫得很干净,他带来的行李箱已然摊开了躺在沙发边,周防把手中包着烟头的纸巾塞进回收袋,抬眼看了下时间:五点一刻。

草薙给的情报上写,第一个人,那个叫艾斯登的混蛋,今天五点抵达圣塔拉城,六点会在塔伊大厦七层的办公室出现。而在这个阳台,恰好能看到六百米开外的办公室。——这就是他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五点一刻啊,就快了。再等一等就好。

行李箱旁边是个形似大提琴盒的箱子,武器都稳稳当当地窝在里面,四十万,草薙给的家伙分量十足。

周防拎起那把特制M16(M16改)和一盒特制配套子弹摆到茶几上,他跨过行李箱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其实之前测试过好几次了,这是最后的确认——亡命之徒的吃饭家伙怎么能疏忽大意?他抬手抚过枪身,动作轻柔到不可思议,消焰器、瞄准具、卡笋、抛壳导向装置、击锤……他再次一一确认,确保每个零件都安安分分地待在它该待的位置。

点三零八的口径,不算很大,但足够让一个人的脑袋开朵漂漂亮亮的血肉之花。

之前跟宗像搭档时,狙击一般都对方来做。周防并非不擅长,只是比起要等待许久才能正中红心的狙击手段,他更喜欢直截了当拳拳到肉的干脆直接。忍耐从来不在周防尊的偏好里,却总有那么些情况下他不得不如此。宗像则不同,虽然那家伙同样不喜欢等待,但若是果实足够甜美,就足以让宗像礼司丢下那堪称微不足道的不满细细享受捕捉猎物的每一分秒了。

“眼镜!眼镜!眼镜!眼镜!参上!”,备忘录的欢快歌声打断了周防思绪,五点过半,到时间了。他咬咬牙,愤愤起身,听着宗像装模做样不在调上地唱*。

过去,周防当他们间的信任是理所应当;可现在,他甚至有点恨起这份理所应当来了。凭什么啊?凭什么那家伙就能安安稳稳逃到另一个世界留他独自面对这堆烂摊子啊?凭什么他就要事事落后他一步,才以为追上了就又被丢下?上辈子欠了他的吗?周防又想起那个梦来,在漫天的雪和血里,他倒在宗像怀里。

昨天非时院传给他一份宗像的尸检报告,附录里还标注了剧毒的可能流出源与可能持有者,缩小目标范围。服务到家贴心无比,简直可笑。

周防在屋子里团团转了几圈,忽的哼笑一声。他关掉铃声,从武器箱里拎出双脚架,带上他的M16改去往阳台。对卧姿狙击而言双脚架并非必须, 但他喜欢;宗像曾笑他真是标准的周防版懒人作风。

天色越发暗沉,他把M16改架到双脚架上,枪口正对着塔伊大厦七层的落地窗,里侧的房间亮着灯,是艾斯登的办公室,里头摆着两张办公桌,一身职场装扮的副手在那张稍小的桌子上噼里啪啦敲着键盘工作。

 

现在,只需要等待。他最讨厌却又意外擅长的忍耐与等待。

 

2

将近六点,副手接了个电话,出了门,再回来时带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周防看过照片,那个人就是此次的目标。

他深吸口气,屏住呼吸,在瞄准镜里看着目标脱下外套、交给副手挂在衣帽架上、拎着手提箱路过窗户走向他的办公桌,近了、近了,准星瞄准脑袋,他扣动扳机,枪口因后坐力微抬,子弹从枪膛飞出,飞向六百米开外的塔伊大厦,破开落地窗玻璃,从目标的侧额太阳穴穿到另一侧,然后砸在正对窗户的那侧墙壁上,印上弹痕后下滑在地。

同样艳丽的血花在瞄准镜前绽开。这里的视角看不到,但他知道,目标的侧脑勺必然是爆成了血糊糊的一片,这种丑陋恶心的死法,“宗像……”,他脱口而出,想说点什么却又猛然惊醒。

时间是种太可怕的力量,一切都能在其中放大又被消磨近无。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独自行动变为两人搭档,习惯了宗像在身旁的日子,他几乎要忘记之前孤身一人的感受。现在,双人份重又变回单人份,是在已愈合伤口上狠狠剜进一刀,二次伤害没了头一回的锐痛,却更加伤筋动骨。

抛壳装置运转良好,小小的弹壳滚落在脚边,周防捡起这带着硝烟与血腥味道的金属制物,带回屋一一妥帖地收进武器箱。

这边姑且算是结束了。就算非时院不出手善后也无所谓了,他做事谨慎警方查不到什么的。情报得来太过容易,一路过来到杀死目标也并没什么阻碍。对方几乎没放什么防护力量,艾斯登成了黑旗的弃子。周防自己也没怎么搞懂黑旗和非时院究竟想干什么。不过那并不很重要了,他想。

太阳直射点还在慢吞吞向北半球移动,黑夜从大地上升起,重又遮住了天空*。

 

红与白,真真是最适合冬天的颜色啊。周防自嘲般地咧咧嘴。

那么,该下一个了。

或者,是一些。

* 宗像那首歌可见B站【K/双王】眼镜GOGO 杉田&津田合唱

* 化用海子《献诗》

* 狙击有部分参考《骷髅13》


————————————————————

 最后的碎碎念:

* 咳,其实RB开播之后一直都不饿,于是也没有动笔的欲望,不过阿尊生日,就还是撒点土吧。然后,瓦真的不是个写手哇呜呜呜,尊桑抱歉OTZ

* 以及,8.11粉战士的那篇一月后!小学五年生!在坑边初遇的阿尊和礼司!还见了家长(bushi)!有这种官方还要什么同人?!!!(大雾)

* 礼司苦手,为什么你就不能像阿尊那么好懂好写啊,宗像三女神名不虚传哇OTZ (打了双王tag宛如欺诈因为现时只有尊尊……)

* 于是依旧bug欢迎指出&求投喂

* 没赶到这天开始(日区时间),那么就结尾吧(定时发布成功啦(*^_^*)),祝我世界上最最好的阿尊生日快乐!

评论(6)

热度(11)